披着猴哥满街跑儿

我是一只来自花果山的猴子。

【楼诚】习习凯风(现代AU)10/17

原作:伪装者

分级:R

CP:楼诚

这是个假设:这是一个现代的AU,阿诚在十五岁的时候被他的亲生父母接走,之后发生的故事,从阿诚大三那年说开去……

再假设:明诚比明台大5岁,明楼比明诚大9岁,明镜比明楼大3岁


一 · 雨声凉到梦 · 上

阿诚坐在落地窗边上,看雨,叹了口气,他的暑假快过去了,要读大三了,要找实习了,忽然间有种时间过得很快的感觉。

“阿诚!干嘛呢?别坐那儿,干活去!”店长的声音在空荡荡的餐厅里特别有穿透力。

“我已经全都干完了,现在也没人。”

下午三点,吃中饭的早吃完了,吃晚饭的还没来,下午茶,他们店里又不供应。

“别嘀咕!”店长的耳朵很尖,眯着一双小眼睛,皱着眉头走到阿诚面前,“去。把桌子、椅子再擦两遍,完了再拖拖地。”

阿诚连忙站了起来,一本正经,“我这就去。”等走过店长,背对着时,又忍不住孩子气地翻了个白眼。

“哎!现在的年轻人哪!”店长一瘸一拐地上了楼。

阿诚拿着抹布,心里倒也没有多埋怨这位梁店长,毕竟马上就要回去读书了,也待不了几天,再说梁店长虽然人是粗糙了点,可心肠还是好的,否则就这店的营业额又何必多招他这么个暑期工呢?

其实,阿诚也不是一定要打这个暑期工,只是他琢磨着下学期去学校实习,肯定是没工资的,可花销却比读书时肯定更多了些,虽说自己的父母也不拮据,可他总不习惯往家里要钱。想着,手里擦着桌子,还继续着。自从他十五岁回到父母身边到现在也已经七八年了,可也许回到他们身边时自己已经懂事,所以生疏感始终都抹不掉。也有另一层原因,他停下,想起了十五岁之前在明家过得日子,他忍不住笑了,可又跟着黯了神色,不管怎么说他很感谢明家,无论他们当初是出于什么目的救了自己,又出于什么目的放弃自己。

“嘿!你小子是不是只要我不看着就偷懒哪?!”梁店长自带人未到声先至的技能。

阿诚立刻低着头继续擦,刚擦两下,又抬头说:“店长,我下周就不干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干啊?”

“我要回去读书了啊。”

“这样啊,”店长才想起阿诚是暑期工来着,“读书了就不来了啊,那可不行的。”

“我下学期要实习,很忙的。”阿诚为难地说。

“那就双休日来帮忙。”店长说,“正好双休日比较忙。”

“可……”阿诚想说,双休日他想休息啊……

“可什么可,我给你涨点工资。”

“涨多少?”阿诚抬眼,目光盯着店长。

被盯地毛毛的店长露出不耐烦的表情:“每天150,可比肯德基高了啊!”

阿诚露出嫌弃的表情,“才比肯德基高啊?我可是牺牲了我的双休日啊……”

“那你要多少?200?”

“250。”

“你以为我250啊?!”

“算了,不干了。”

“225吧,不能更多了。”

“也行。”阿诚笑嘻嘻,他当然高兴涨工资,不过,更高兴的是看店长从口袋里掏钱,如同割肉的样子。他看了看时间,也差不多了,“我今天要回学校,时间也差不多了,店长我就先走了。”边说,边把围裙摘了,把抹布给店长。

“知道了,你去吧。”店长还在为自己的钱伤心。

其实,梁店长的店就在他大学后门口的街上,很近,回学校也就十分钟的样子。虽然还在放暑假,但临近开学,学校里似乎要他们系组织一个大楼的奠基仪式,他们这种师范院校本来钱就不多,更别提他读得是文科院系,更是穷得叮当响,也是难得有人愿意出资给系里造房,当然要认真对待了。阿诚作为系里学生组织的一员必然是要卖力气的。

“我要当司仪?!”阿诚接到任务,没忍住惊声问道。

文科院系的特点本来就是女多男少,拿得出手的男生更少,阿诚不算好看吧,但他身高高,身板直,长的又正气凛然,深得系里辅导员的喜爱,要他担任司仪一职,也不算意外。

“可我没有半点经验哪!”

“那也没什么关系的,你只是介绍一下嘉宾,主持词都写好了,回去熟悉熟悉,到时候声情并茂地说出来就可以了。”辅导员如是说道,“你将来可是要做老师的,声情并茂总是会的吧?再说,和你合作的是老手,你就放心吧。”说着,便把主持稿给了他。

接过手,顿觉这薄薄的两页纸好似千斤重。

【看来拒绝是无望的了。】

心是拒绝的,可拿到手还是看了起来。词儿倒是熟悉,可从未从自己嘴里蹦出来过呀,接着往下看,是捐款建楼者的名单,忽然阿诚扫看的目光停滞在了一个名字上——明楼。

 

他不知道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明楼,可看见这两个字在一起时,心还是快跳了两下,不过随之也就平静了。他找到了他的搭档,是他的学妹之前很多系里活动都是这个学妹主持的,比他可厉害多了。

“这个明楼是那个明家的吗?”阿诚问他的学妹,他估计这些女孩子还是会八卦的多些。

“当然就是那个明家啊。”学妹说,“虽说上海这么大可叫得上名的明家不就独此一家么。”

阿诚笑着点点头,“可这个明楼不应该要管着明家那么多生意,那么忙,真的会来么?”

“这也是,说不准呢,学校请是请了,来不来就不一定了,可能请个助手什么的吧。”学妹猜测道。

“对了,你知道这个明楼长什么样么?到时候可别把他的助理给错认了。”

阿诚笑得很温柔,看着学妹摇摇头。

“没事,我手机里有。”学妹兴高采烈地掏出手机。阿诚只能低头看她手机,微博里翻出了很多明楼的照片。

【真严肃哪……】

“帅吧?”学妹问。

“啊?”阿诚不明白。

学妹笑得有点不好意思,“他可是钻石王老五,虽说有钱的人不少,可长的这么好看的有钱就不多了,特别在我天朝!”

阿诚被学妹的激情给吓愣了。

“嘿嘿,那个学长,我就是崇拜一下。”学妹看阿诚的表情,倒也不好意思起来,毕竟阿诚学长是她们系默认的系草,明楼虽又帅又有钱,可毕竟那是闲来做做白日梦的,学长倒是有可能性的,要是给他留下自己拜金又花痴的印象就不好了。

“没,没什么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阿诚没在意学妹的心理活动,只是四下看看,也没自己帮得上忙的地方了,手里两页纸倒是更急些,便想走了。

“啊?奥。那学长明天我们练一下吧?”学妹看阿诚真心要走,便连忙约他练习。

“奥,行啊,明天十点在学术吧见吧。”学术吧是学校里开的一家咖啡馆,平时那儿人挺多的,这几天不一样。

“行啊,那学长再见。”虽说是工作的名义,但能被系草约,想想内心还是有些激动的。

阿诚打着伞回宿舍。

从系楼到宿舍楼要走一段路,雨已经不大了,可天还阴着,倒让天气凉快了些,好像要秋天了似的。学校在路两边种了梧桐,可还没有长的成气候,引得阿诚想起当初的那个家门口的梧桐叶遮天的样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只想了一半的剧情吧,写得很没信心,总觉得拿捏不准阿诚的性格。

标签: 楼诚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4)
热度(115)
  1. 逢考必过披着猴哥满街跑儿 转载了此文字
©披着猴哥满街跑儿 | Powered by LOFTER